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浪漫樱落园-樱花大战中文论坛BBS

 找回密码
 立刻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843|回复: 2

[同人文章] 【2015雷妮庆生文】血色圣诞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12-13 11:25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zadam78 于 2015-12-21 10:24 编辑

battleangle.jpg
分镜1
    “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我的推论不会出错,明明是你,可,为什么你的脸变了样子?”    看着迪斯尼乐园吉祥物“唐老鸭”脱下头套,露出的却是完全陌生的东方面孔,雷妮不由得眉头微微上皱,一点惊讶,加上一点心痛:“对了,我曾经读过关于日本忍者易容术的文献,难道……既然如此,我就当面质问你!”
    雷妮看着陌生男子走进一条相对僻静的胡同,快步跟进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:“站住,78!”
    意料之外,陌生男子并未减缓步伐,雷妮不得不加大音量又喊了一遍,陌生男子这才回过头,左右环顾狭窄街道,发觉四下无人:“唷,原来是刚才那位可爱的银发外国小妹,你是在叫我吗?是还想要一份礼物吗,对不起,现在我已经下班了,等明天……”
    “别装了,我知道你是78。”胡同里的二人保持5米距离,各自驻步直立,雷妮说完,双眼带着一丝怨怒,直视对方,陌生男子则迎上目光,没有躲避之意。
    夕阳洒下的橘色愈来愈浓,胡同内的空间仿佛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在二人对视之间慢慢凝固,城市晚间的喧嚣亦如一群事不关己远远躲起的路人,只有二人间或呼出的白色水雾还在响应地球自转,不同的是雷妮的呼吸越来越缓,而陌生男子则越来越急促。
   不时有路过的行人想要通过胡同,在街口一见这二人武林高手意念对决般的沉重氛围,马上擦汗逃走。陌生男子见如此下去,可能会招来民警之类的麻烦,只得先认输,扯断视线摇摇头:“对不起,可爱的外国小妹,什么78,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。”
    “是我认错人了。”那边雷妮也恢复了往常冰冷的面无表情,转身意欲离开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分镜2
    一条干瘦的流浪柴犬不知从哪里跑来,在垃圾筒附近东闻闻西嗅嗅,寻找可以填饱肚皮的东西。于是陌生男分出汉堡包的肉馅丢给它,看着它大快朵颐,开心摇尾的样子,微笑着享用剩余的面包菜叶当晚餐。
    雷妮见状,头脑闪过一道灵光,心中默念“芬特”之名,暗暗把帝剧看门狗召唤过来。自从认定芬特具有天照血统后,大神一郎念在同宗同源的份上,有空便对芬特进行神力激活训练,此时间芬特的光速移动已大有进展,即便不能说曹操曹操到那么快,也能达到一秒百米的高速。
    雷妮单膝蹲下用右手轻抚狗头,左手一指陌生男:“去,感知一下,告诉我,那个人到底是谁!”
    芬特听话地点点头,闭上眼竖起鼻子努力感受陌生男散发出的灵力波动,不到半分钟便得出结果,开心地摇起尾巴,报喜般汪汪呼叫,冲上去扑倒此人,伸出舌头舔手舔脸以示亲热。
     “疑疑,芬特?什么时候来的……呼哈哈,乖孩子,别舔了别舔了。”
    好不容易挣脱芬特的热情,陌生男回过神来发现雷妮双手抱胸,面带愠怒,虽没有更多的动作,但已无须多言,陌生男知道装不下去了:“好吧,我都承认。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,晚上现在有时间的话,就来猎人公寓吧,我会把这一个月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你。”
    “不了,今晚还有圣诞公演奇迹之钟的准备工,我不能离开。”
    “是么,帝剧还是那么忙,这次竟然摊上天父教这么大的面子特邀表演,獠和我都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……”
    “没事,知道你回来了,就行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连狗都能凭感觉认出你,我却……连自己缜密推论的结果也不能确信……
可以的话,我真想学会狗是如何辨别出一个人的。
无论外貌如何变化,但内心的你,依然是你。
所以,我依然爱着你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听说过忠犬八公的故事吗?
其实犬类从来不会背叛自己认定的第一个主人,跟着一起挨饿也好,被他打骂也好,它都不会选择主动离开。
而都市里那些靠吃垃圾维生的流浪犬,却只是因为某些人单方面的背叛,可能一时觉得好玩,冲动收养,玩腻了之后又不顾它的生死,像垃圾一样一弃了之。
狗狗不是你的玩具!
就算遇到这样的坑货主人,狗狗也不会放弃,它会继续等下去,等主人带它回家。我想,这是它一生的信仰,它愿意为这个信仰吃苦受累,至死不渝。
就算后来有别人待它再好,它也不会跟他走的,因为它,心里已经忠于一个人了。
如果不幸,它的主人深深伤害过它,那么大概已经让它对所有人类失望了。
这种从一而终的愚忠,真不知是值得称赞,还是让人悲哀。
这,跟爱情,真的好像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2-13 13:10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zadam78 于 2015-12-20 21:48 编辑

沙发问答解惑预留
1,这段剧情发生在约12月21-23日之间,核心人物78回归(于11月黑鬼会基地决战之后失踪),算是主线剧情
2,最近一直在看琅琊榜,果断加入易容之类的新元素,毫无违和感3,最近忙活的地方看到有不少流浪狗,有感而发写了一些东西,不过一开始塑造雷妮感情的时候,定的基调也有流浪狗的成分
……虽然不想破坏气氛,但是,需要指出的是,狗狗的忠诚,实际上是因为记不住太多人的脸……嘛嘛,说起来人类一生能记住的脸也就千儿八百吧
4,想到什么再说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2-21 11:13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zadam78 于 2015-12-21 22:36 编辑

分镜3
    “今天你偷偷外出,去帝剧看望雷妮了吧……唔,看样子已经被识破身份了。”
    回到猎人公寓,半卧在沙发上喝啤酒的犽羽獠只看了一眼78脸上的表情,心中已明白事情大概,淡淡地说:“最近教派有灭魔行动,这很可能给你和她带来极大危险,我不是说过么?”
    “是,我知道,可正因为如此,我实在放心不下,忍不住想看看她。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,我以为穿着戏服伪装不会出问题……”
    “算了,毕竟你还年轻。”獠舒畅地打了一个饱嗝:“接下来,有什么打算?”    78沉默地走到窗户边,45°仰望星空:“恐怕只有天知道。”
    “嘛,总是愁眉苦脸的话,可是会影响三十岁之后容貌的。”獠卸下严肃的面具,带着醉意打趣:“借酒浇愁,来一罐?”
    78摇摇头,盯着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双手:“谢谢好意。不过我还没完全适应这个新的躯体,不知道酒精之类的刺激物质是否有害。”



    “怎么复活之后你的性格变得这么死板,早知道当时就诱导你变成可爱的女孩子,被我抓到就让我嘿嘿嘿……明天……还有……很多事……要做……呼呼…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分镜4    女人是水做的,男人是泥做的。
    曹老爷子小说中的戏言,冥冥之中包含一定的自然道法。生老病死,凡人皆有定数,古今中外,多少帝王将相不懈地追求永生之术,修行也好,服药也罢,却无一成功,并非其中方法不对,而是他们凡胎肉骨,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便已注定不能长久存活,生命就是一种磨损,绳锯木断,油尽灯枯,岂有不竭之理。斗转星移,沧海桑田,不变的是山岭崖岩,然而铁石不动,即便存在千万年,又和死了有什么两样?
    天道生死,若是有谁想逆天改命,那就是所谓的“邪魔外道”了,此等魔物或食人吞命,夺他人之精魄,延续自身肉体的鲜活(诸如吸血鬼之流),或置换身体,延长生命磨损期,虽不能万寿无疆,至少也可以保证祸害千年,所谓有得必有失,他们要付出的代价,则是对正常生物而言最普通的智慧和健康。
     随着地球生命的进化,此类魔物诞生出一种适应能力很强的分支——地狱恶魔(这当然是沿用人类对其定义的称呼,客观上应称作“地底烈焰巨兽”之类),如果说构成普通生物的是皮肉和鲜血,那构成地狱恶魔的就是钢铁与岩浆!这种原本生活在地下数百公里高温岩浆里的活物,一旦随着火山喷发来到地面(对他们而言可能更像一场意外洪“水”?),带来的只有烈火浓烟,多少城市在恶魔的脚下毁灭殆尽,加上刀枪不入的坚硬外壳,他们恐怖的身影是全人类文献中刻得最深的赤红梦魇!    值得庆幸的是,这种末世景象几百年才可能遇到一次,而每当人类在地狱恶魔的铁蹄下绝望时,就会从天上降下一股神秘势力,相传他们拥有鸟一样的翅膀,可以在天空中自由翱翔,随身带着阳光般耀眼的武器,分分钟就能把恶魔尽数摧毁(确定这不是传说中的战斗飞机和激光武器咩?!),而来自地下的恶魔消亡之后,来自天空的神秘势力也会一飞冲天消失不见。
     公元世纪79年8月24日下午,意大利(那时还被称作罗马帝国)南部那不勒斯湾的维苏威火山突然喷发,从遮天蔽日的火山灰中跳出一只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地狱恶魔“撒旦”,天降势力与其奋战大半天,才勉强将其击,惨烈的战事将山南麓的古罗马最为繁华的庞培古城卷入,付之一炬,并湮没在厚厚的火山灰下,有幸逃离的古罗马人把亲眼看到的一切都记录在大图书馆里。



    约公元一百年左右,帝国神学院中有一群人灵光闪现,把这一现象称为“主神为了守护孩子(人类),派遣天国使者降临,与地狱恶魔展开殊死争斗”,并以此为理论基础,结合时下正在广为流传的耶稣救赎教义,创建了《天父教》,后来更成为罗马,乃至西欧各大国的护国神教。
    然而诸如此类广泛流传于民间天使恶魔传说,大多源于教派的布道,至于历史的真相究竟如何,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分镜5    “如果说这一切,只是一场骗局,一个盗世欺名的谎言,你会怎么想?”
    “我明白现在的你一定很迷惘,或许很愤怒,因为一直以来,你都以为自己仅仅是个有点灵能力的人类!”黑鬼会基地废墟附近的一个山洞内,獠冲着眼前那个只能勉强看出人型的岩浆魔兽喊到:“可是你必须接受现实!回想起你的一切,你的过去,你这半年来的所作所为,还有,你心里爱着的那个人!”
    “呜嗷!”魔兽狂啸一声,呼出的热气瞬间让室温上升二十多度。
   然而獠不为所动,上前一步继续喊话: “遵从你内心的意志!我明白你现在感觉很辛苦,但是为了你爱着的她,不能放弃啊!”
    “呜嗷嗷嗷嗷嗷!”魔兽挥舞着前爪,手臂上渗出的岩浆像血液一样飞溅开来,落到地面冷却之后,竟然化作一个个金属颗粒。
    “来,来,认出我了么,我是你最和蔼可亲的獠叔叔,雷妮的爸爸哇。雷妮,你记得这个名字对吧,想一想她是谁!”
    “雷……妮……”
    “是的,雷妮,那孩子,正在等你回去,所以,别让她伤心,好么。”獠说完,摊开左手做出邀请的动作。
    “呜呜。”如同放下一块大石头,魔兽软瘫在地,炽热的金属外壳扑棱开裂剥落,露出人类的身形。





    “呼,时间刚刚好,再晚几分钟你就进入暴走状态,如果你陷入恶魔本性无法自拔,我一定会亲手打死你的,到时候真不知如何向我的宝贝女儿交待。”獠擦擦额头上的汗水,拉上右手所持柯尔特的保险栓,收进怀中。    “接下来,你将看到古老基因记录下的历史影像,在梦中寻找真正的自己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分镜6
    在中世纪的欧洲,每一年的圣诞节前夕,教派人士就会大规模开展屠魔行动,将隐藏在城市里的恶魔抓出来,然后把它们集中在广场,在世人的注视下一一处决,不但有祝福圣子平安诞生之意,更主要的,是在达官显贵、芸芸教徒以及大众国民之间散布稳定情绪。
    恶魔的血染红了行刑者的外袍,不愿让孩子听到血腥故事的家长们,便用善意的谎言告诉孩子:那些天使是来给乖孩子礼物的,而不乖的孩子则会被带去远方受惩罚。后来教派顺水推舟,杜撰出圣诞老人的故事,只是苦了一代又一代家长的腰包,为了孩子们的欢乐而剧烈减肥。
    现代文明社会下,不再有广场杀头之类的年终野蛮大戏,可新年前后教派人士加强所在城市的防卫也是约定俗成,试想一下,要是恶魔在圣诞期间闹将起来,不是红果果的打当地教派领袖的脸嘛。尤其是远在亚洲岛国之上的东京,教派势力仅仅随着明治维新进入日本国五六十年,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鲁路修皇帝又在11区轰轰烈烈大闹了一场ZREO反教派事件,所以趁现在国际形势稳定,教派加紧在日本各大都市站稳脚跟,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形成威胁的萌芽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分镜7
    “除了天照大神和西方一群的天使,你还能想起多少善良的神仙。天津神与国津神的战役,根本就是天使与恶魔的翻版。日本传统神话里的神仙,还有几个不被称为妖怪的?不谈远的,就拿花组来说,副队长玛利亚的母亲雪女,被诬陷成勾引男子的魅魔,堇母亲家一脉的狐仙也是魅惑人心的大妖一族……我说獠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,你不是骄傲的日本男人吗?”我气呼呼地冲着獠吼叫。
    “你说的这些,阿香都曾经告诉过我。就算你现在去对世人说出一切,只会被他们当做疯子,不是吗?冷静,没有妖怪存在的人类社会,不也挺好的。”
    “可是你看看那些生活在社会阴暗角落里惶恐不安的无辜妖怪们,不知什么时候就被突然空降的天使以除魔卫道的名义杀害了,再看看妖怪孩子们想要跑出来跟普通孩子一起玩的可怜巴巴的眼神,哪儿像过得好了?我就是气不过,教派的做法太恶毒!”
    “淡定,我记得你们中国有一句古话: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    “怎么可能自毙,都过去一千八百多年了!老天若是真有眼,岂能让好人短命,祸害活千年?”
    “年轻啊……”
    “啥?”
    “曾几何时,这座城市里也有一个年轻人像你这么想过,而且动手做了,城市清道夫……呵,可是,与他的良好的初衷相反,他暗地反抗天使的行动不仅没让妖怪们的生活变得更好,反而让教派下决心增派打手入驻,让更多的妖怪罹难,这个年轻人没有放弃武力反抗,最终死在强力大天使们的联合绞杀下。”
    “初代城市猎人,香阿姨死去的哥哥……”
    “唔,你知道的么?”
    “结合我所知,推断出来的。暴力行动固然不可取,可是也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吧?”
    “嗯,你知道阿香是怎么做的,又是怎么死的么?”
    “……啊??”
    听到这里,我沉默下来,疑惑地看着獠,此时獠的脸上不仅没有揭开往日伤痕的苦楚,反而带着一种祥和的平静,他双目注视着阿香曾住过的房间,慢慢打开回忆的留声机,细细清洗尘封三年的影像带。我从未见过一个男人,不靠堆砌华丽的辞藻,仅用平淡的讲述就能表达出对一个女人深沉的爱,那是刻在心底的喜欢,那是交融在呼吸里的鲜活,那是亲密如一家人才有的熟悉!其实作为城市猎人,香阿姨没有做出多么惊天动地的壮举,战斗技巧更是差到连枪都打不准,她只是在这些平常的委托中,用自己最积极的态度去处理,用最开朗的表情感染委托人,解决掉无论多么琐碎的麻烦,然后用更加炽烈的热情去享受明天的生活。
    顷刻间已说到三年前香阿姨出事的那天,獠的语速慢了下来,不知不觉地他流下两行热泪,但他似乎毫无察觉,仿佛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挡那段回忆画面的播放。
    “在大天使们下令清洗城市的时候,她以女妖之王后裔的身份,加上自己的性命,担保这座城市不会有妖怪捣乱,天使们欣喜若狂如获至宝地抓走了她。她说,如果带走她一个人,就能换来这个城市里所有妖怪的安宁生活,那她即便觉得死也值得,尽管阿香比任何人都热爱生活,更加渴望活在这个城市。”    “对不起,獠。——这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可这一声对不起,应该是我对她说的啊!呜呜……”男人也有必须流泪的时候,不为自己,而是为爱他的人。
    我默默转身,对香阿姨的房间深深地鞠躬,随后退出客厅,把獠一个人留在那里,我想他不会希望有人看到顶着无敌城市猎人头衔的他,也有不为人知脆弱的一面。
    走在大街上,看着一张张带着喜庆的面孔,这浮华的背后又践踏着多少妖怪和人的血泪,有钱有势谁管你是人是妖,城市永远是衣着光鲜藏污纳垢的最佳场所,谁能确定每一只妖怪(人)都能遵纪守法,况且还有那么多不怀好意的恶魔(人),香阿姨明知被抓必是有去无回,只是为了给善良的妖怪们多争取一些时间……我不禁想到,当年耶稣布道,为穷苦百姓治病疗伤,却被官兵捉去钉在十字架上,如今打着耶稣旗号的所谓正义天使们,却把耶稣那样行为的妖抓走,生杀予夺,历史可真是讽刺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镜8
    天空缓缓落下羽毛般的白色雪花,映衬着街道五色节日彩灯,教堂的钟声宣告着平安夜的来临,祈愿这世上从此不再有纷争。大剧场曲终人散,也许很多观众回家睡一觉第二天该干嘛干嘛,可花组少女们依然努力着,奉献一次次饱含对生命热爱的表演,希望官宦老爷们哪怕有一丝的触动。
    “这样,也好。”躲在墙后默默注视着化妆间忽来闪去的曼妙身影,我明白我不应该搅扰属于她们的快乐时光,就在转身离去的一瞬间,我看到街的尽头,一个银发蓝衣的熟悉身影正向我走来。
    “你来了。”
    “不不,我只是,只是碰巧路过……”
    “又想逃跑吗?”
    “这座城市,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所……”
    “胡说什么。”
    “再……再见”
    “好吧,我问你,肯不肯为我留下来?”
    “啊?啥?”
    “那样的话我不会说第二遍!”
    “好!愿意!没问题!……嘿,雷妮,生日快乐!”



(本章完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刻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???|Archiver|???|浪漫樱落园-樱花大战中文论坛BBS  

GMT+8, 2019-9-18 15:00 , Processed in 0.102986 second(s), 11 queries , Apc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